存文
存图
百度ID:冰冰の媛媛
乱七八糟的家伙。
无药可医的蠢货。

一个胖子跳楼全纪实

当他走到天台边时,其实内心早已做好了决定,但他还是笨拙地移动着他肥胖的身躯,翻过去,在粗糙的水泥地上来回踱步,时而停下,用鞋底磨擦着细碎的石子。在这个过程中他试图找到生活中美好的部分,无非就是去过的,美丽的地方;遇到过的,善良的人。想到这些一一在目的过往,他却不再能发自内心地笑出来,这些快乐似乎离他很远,如同天堂那看不见的光芒,仿佛这一样样记忆是植入他脑中的一般,来自于一个和他共享肉体的另一个灵魂。

事实上他知道那还是他,因为他心中泛起的酸楚,麻木空洞是清晰而刺骨的。一路爬着楼梯走向天台的过程是充满愧疚的,任性总是要付出代价,每一个人的解脱将是另外数人的苦痛,他试图用平时最讨厌的爬楼梯打消自己的...

【夏露】信任游戏

信任游戏
收录于夏露吧刊《十年》

很多学生中间都流行一个游戏,你牵着我的手,我闭上眼睛,然后你带着我走。闭着眼睛的那个人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有可能只是在原地打转,也有可能走走走走过山林走过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走到世界尽头走到了某个人的心里。

其实仔细想想,这个游戏有点虐。

说个朋友。

露西小姐,性别女,芳龄二十八。家境良好,相貌出众,性格开朗。我们两个怎么讲都算是好闺蜜了,打上个曾经也算吧。

眼看她这就要奔三的年龄了,大家都困惑,怎么不找个门当户对的嫁了,旁人看着都急啊。于是各路媒人使出十八般武艺说服她相亲,一律拒绝,毫无例外。

好吧这是以前的事儿了,最近她刚刚度完蜜月回来。

婚礼她还良心残存的给我...

my人生中第一幅板繪
雖然是臨摹的 但是依然有迷の滿足感hiahiahia
臨摹圖源找不到了 所以⋯侵刪

放假了又想回學校是鬧哪樣呢
寫完稿子之前不準動手機 完畢。

【夏露】第七日

/第七日


哦我亲爱的小姐


我说。


爱你迷人的风姿


只可惜我是疯子


请听我。


“疯子。”露西气急败坏地跺脚,“你给我够了!”


被骂作疯子,哦时髦点叫做深井冰,的家伙,正翘着二郎腿享受着美妙夏日的,饥饿。不好意思作者是个二货,忘记告诉你们了,这疯子叫夏。其实作者比较喜欢叫他纳兹,但这没有区别,纳兹两个字比较好打;想必看到这里你一定觉得作者是个话痨,实则不然,真的,我只是为了让这文看起来长一点而凑字数而已。


“作者!你!”露西又气急败坏地过来围攻作者,“你给...

【鬼白/鬼】Fort Da


來源於一個腦洞的一個截取片段 地獄有意外什麼的鬼燈轉世到了現世 白澤追過去的故事⋯所以鬼白白鬼無差。

我已經蠢得沒救了。

n
“我坐在铁皮火车里,这里的冰原很漂亮。”
白泽的日记正文从这句话开始,断断续续地记了几个月。这些句子都是不关联的思绪。

男人手指敲敲桌面,就好像轻轻迈着步子鞋跟踢踢踏踏的声音,一声一声一起一落竟敲出了四三拍的节奏,咚,哒,哒——记得好像是踩着步子跳起了圆舞曲,笑靥眉眼流转着兜出了一圈桃花开得艳红。漂亮,真漂亮,像是存在于沼泽地上的玫瑰,明丽动人,让你跳着跳着舞就走上了咕噜噜地冒着绿泡的不归路。

从这日记可以知道,白泽走过很多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他手里带着一片东方...

卧槽我一基友在London comic con拍到的! 帥瞎了好嘛! 两个都是男孩子!加上兵長本人都可萌!拒描述事实上本体是超温柔超gentleman的!矮个子!清秀!正太!我听得都给跪了!就算不萌团兵我這次也失!血!倒!地!

【鬼白】骨折

之前和阿绿大的换梗,拿了骨架区别这个,衍生了一个骨折,然后想到以前自己开了一个头的文,就顺势接上去了ww @渣綠 

(伪)现世paro HE 短 原创人物出没 cp洁癖症患者请勿点

嗨嗨嗨鬼白的小伙伴们你们谁还记得我呀过来打个招呼呗 欢迎勾搭吐槽


/骨折

/by 栗子

在我不长的生命当中,老实讲我过得并不怎么好——歌女这种卑贱低微的职业贯穿了我的岁月。若是回忆起来,确实是没什么亮点可看的。非得揪出来那么几个的话,那我得说,我遇见了白泽。

初遇白泽时,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穿得土里土气的,简直就跟个进城卖菜的老农似的,后来再讲起这事时他倒是跟个小姑娘...

【利艾】求不得

-(伪)师生paro

-短完HE

-给女神姐姐的点题 @生死爱欲 质量略差别太介意qwqqqqqqqq


·


佛说,人生有八苦,一苦谓之“求不得”,即世间一切事物,心所爱乐者,求之而不能得。


·


“您好,利威尔老师。”


光标在文档的开头闪烁许久,我却踌躇着不知如何组织除此之外的任何一句完整的,没有语法错误的句子。那些矫情的思绪它们又臭又长,可在即将剥茧而出的时候,它们悉数化为极细的,无迹可寻的碎片,以至于我在电脑前坐得手脚发麻,却也没有所谓的“缪斯女神”来眷顾我。这...

1 / 3

© 凍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